EB5捐款收了多少?游说花费几何?十问AAED财务志愿者

原创 美国经济发展联盟AAED AAED 2019-12-19

00【一场阶段性胜利之后,并非仅剩临门一脚,而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上个月初,经过漫长而又艰苦的 17 个月游说,AAED 终将子女冻龄和提前登陆加进 S.2778(详见:《EB-5全面改革法案》出台,包含AAED诉求),却马上遭到反移民群体的抨击,面临被拿掉的风险。前天早上,AAED 率先向中国 EB5 投资人披露 S.386 重大进展(详见:【S. 386本周UC】协商后文本已敲定!),毫无悬念的,进展有多大,阻力就有多大。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难得的阶段性胜利,它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新的征程已经开启,新的一年即将到来。站在这个辞旧迎新、继往开来的历史节点上,AAED 特对自身财务状况进行公开透明,总结过去,部署未来。


以下是新会员代表、资深媒体人来者可追刚刚对 AAED 财务志愿者 Amber 所做专访的问答实录和采访后记——

Q:AAED 曾公开表示:“我们的财务志愿者有丰富的审计经验,目前在美国工作。”请您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A:曾任职美国国际集团(AIG)内审部门和再保险部门,拥有三年财务和审计工作经验,熟悉美国和国际会计准则,参与公司内部控制体系的建立和完善,制订并实施审计工作,评估公司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本科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经济学专业,并取得美国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金融硕士学位,具有美国注册会计师(CPA)资格。

Q:您是怎么成为 AAED 的财务志愿者的?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之前以及现在,您与磐远控股、卡罗来纳州区域中心、北美华商会,以及吴娟女士,有无利益关系?

A:我先生是 EB5 投资人,作为投资人家属,了解到AAED 需要一名财务志愿者负责相关工作,就向吴娟女士报名,并于 2018 年 9 月开始财务志愿者工作。在成为志愿者之前以及之后,与上述机构和吴娟女士并没有任何利益关系。

Q:作为 AAED 的财务志愿者,您的工作职责是什么?具体的工作内容有哪些?

A:我的主要职责是负责核对 AAED 账户的收入与支出情况,编制 AAED 财务报表。具体来说,我会核对 AAED 账户每一笔支出有没有对应的支票或银行流水凭证,支出的用途是否合理;定期整理 AAED 财务报表以及预算。

Q:AAED 曾公开表示:“账户资金只用于第三方支出。AAED 的志愿者、AAED 秘书处的几家中介机构、区域中心和律师、EB5Sir 都是志愿参与 AAED 工作,并不领取一分钱。”请问真的是这样吗?AAED 没有领薪酬的工作人员吗?在“第三方支出”中,有无关联交易呢?

A:作为 AAED 财务志愿者,我没有领取任何报酬。在AAED 账户的支出中,也没有给上述机构和工作人员的任何报酬支出。为 AAED 工作的都是志愿者,没有薪酬。并不存在关联交易。

Q:请您介绍一下 AAED 自成立以来各项收入和支出的情况。收支到底存在盈余,还是缺口?请您尽可能详细披露。

A:AAED 的收入来自于中介机构和投资人的捐款,支出用于游说费用、媒体公关费用和律师费用。截止到 2019 年 12 月 14 日,AAED 账户捐款收入为 35.2 万美金,其中来自中介机构的为 24.8 万;AAED 从这些捐款中支出 30.7 万美金,其中约 95% 用于游说费用。

AAED 账户从 2018 年 10 月份开始支付每个月固定的游说费用。但由于捐款所得, 即 AAED 账户收入不能够满足固定的游说费用支出,所以自 2018 年 10 月到 2019 年 9 月,在这一年期间,有 6个月的游说费用是从 AAED 账户里支出,另外 6 个月的游说费用是吴娟女士自己支出的。

Q:请问游说费用是不是全部支付给了 Alpha Strategies 这家游说公司?每月费用是固定的吗?多少钱?据美国媒体报道,Alpha Strategies 公司(相关资料见附注)从 2018 年 6 月开始就受雇于 AAED 展开了游说工作,那么,2018 年 10 月之前那几个月的费用是谁支付的呢?另外,2019 年 9 月之后迄今呢?

A:是的,是付给了 Alpha Strategies 这家公司,每月费用是固定的,4 万元。2018 年 10 月之前游说费用的具体情况,因为不是从 AAED 账户里支出的,而我也是从 18 年 9 月开始参与 AAED 财务工作的,所以对此不了解。

游说费用每个月都支付的,2019 年 9 月以后,也仍然存在需要支付游说公司费用时 AAED 账面资金不足的情况,因此,10 月 AAED 账户付了 2 万美金,11 月付了 1 万美金,12 月付了 2 万 美金,不足部分均由吴总出资支付。

Q:自 AAED 成立至今,由吴娟女士出资支付的游说费用应该数以十万计了,那么我想知道,所有这些支出到底算吴娟女士的垫款,还是捐款?自 2018 年 10 月开始,AAED 账户金额有了一定规模,是否曾经向吴娟女士归还“垫款“?

A:您的垫款是指 AAED 会报销对吗?那我这里没有记录。我了解的情况是吴总有为 AAED 支付游说费用、差旅费用等相关费用,并且没有从 AAED 报销的记录。AAED 从来没有报销过任何吴总的费用,吴总也没有从 AAED 拿过一分钱。

Q:据说,作为在美国注册的非盈利组织,AAED 的财务状况受联邦政府严格监管,大家都可以上网随时查看。这是真的吗?美国那么多非盈利组织,怎么监管得过来呢?大家可以去什么网站查看呢?

A:美国的公司,包括非盈利组织,每年都会向 IRS 提供财务和税务信息,IRS 会对这些信息进行审计。相比于一般公司,IRS 会对非盈利组织的关联交易监管更加严格。我并不清楚是否有网站可以查到非盈利组织的财务信息,关于这个问题需要咨询专业的律师。

Q:某自媒体曾直指 AAED 诈捐。请问,您认为哪些东西——无论是法律,还是制度,或是其他——可以支撑广大 EB5 投资人对 AAED 的信任?

A:首先,AAED 作为在美国注册的非盈利组织,每一笔捐款收入和捐款用途都是有据可查的。其次,AAED 的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平台上都会有 AAED 工作进展的介绍,大家可以随时了解 AAED 的工作内容。

Q:您如何评价 AAED 这个组织、吴娟女士这个人?

A:我觉得 AAED 是一个真正以维护投资人利益为首要目标的机构。作为 AAED 的财务志愿者,我有幸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参与到了 AAED 的工作中,见证了 AAED 取得的可喜进展。作为 AAED 的负责人,吴娟女士有很强的工作能力和领导力。每一次 AAED 志愿者会议吴娟女士都会和大家更新工作进展,耐心解答问题。在这里,我也谢谢吴娟女士和每一次参与 AAED 工作和向 AAED 捐款的朋友,正是大家的团结和不懈努力,才能够推动 AAED 为投资人争取更多的权益。

附注1:

据美国政治新闻媒体 POLITICO.COM2018 年 6 月 20 日报道:AAED 所聘请的代言人正式开展针对“中国 EB5 投资人排期过长“的游说工作;AAED 成为 Alpha Strategies 的客户,该公司的 Adnan Jalil 曾经是特朗普竞选委员会联络官之一。

详情可参阅:重磅【针对中国EB-5投资人排期过长的游说工作正式开展】——AAED工作记录

附注2:

2018 年 9 月 16 日,吴娟女士做客“移投路直播间“时介绍说:AAED 在成立之初,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游说人员的选择。

当时面试了很多的游说的组织机构和个人,最后选定的游说人是在川普总统宣布要竞选时,竞选班子十一人当中的一员。当时他在川普总统的团队中主要做的工作就是团结国会,参议员和众议员,所以他在国会以及白宫都有一定的背景,可以帮我们起到一个沟通的作用。这使我们在人员的选择上觉得非常合适。

接下来是在资金方面,AAED 前四个月的行动都已经被完全 fund 了,所以在今年 6 月份开始了行动。

详情可参阅:推动EB-5排期立法改革,AAED在行动

【采访后记】

为了给 AAED 续命、替中国 EB5 投资人拼命,吴娟自己到底搭进去多少钱?这些钱将来还往回要不?

这是独立地不受干预地完成了对财务志愿者的专访后,我追问吴娟的两个问题。

对于前者,她不愿展开,只是表示,一切以财务志愿者审计披露的为准;对于后者,她说:从拿出来的那天,我就没想再要回去。

她也坦承:“当初的设想本来是,我只替 AAED 负担三个月的钱……我曾对 Alpha Strategies 公司说,我也有撑不下去的那一天。”

中介机构的捐款比 EB5 投资人多、吴娟女士负担的费用比 AAED 多,这个结果很是意外,让我感动,也令我汗颜。

深陷巨坑、钱卡两空、进退失据、骑虎难下的,其实是我们,而不是吴娟。我们,中国 EB5 投资人群体,据说至少有 9 万人之众。

现在正是立法博弈的关键期,AAED 的费用支出不可能缩减,而它账上的资金撑不了几天。

怎么办?

天在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点击加入AAED会员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