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AAED主题征文|一个新闻记者对AAED的调查研究

投稿人:来者可追,前新闻记者,AAED志愿者

1

今天我捐了951美元,使累计捐款额达到了2000美元,成为“270个家庭联捐自救计划”中的第39个家庭。

这个计划开展自1月底,迄今已历月余时间。想要招募270,却只来了39,悬殊的比例令人扼腕。

其实,我也不该捐的,理由多且充分。

首先,S.2778法案中的AAED两大诉求,于我,已无欲无求。我们孩子还小,优先日较早,所以不需要冻龄;最近被框进表B才发现,加拿大这边挺好的,就打算未来9年让孩子在这里上中小学了,所以连提前登陆都不需要了,甚至AAED支持的S.386都已“乌缩委”。

其次,早先我已经捐过1049美元,还作为志愿者做了不少工作,付出已经不少,可以问心无愧。

再次,我家收入主要来源于证券投资,今年以来怎一个赔字了得。

还有,打一开始我就不赞同这个“270个家庭联捐自救计划”。不赞同它的名字——我认为真不如大王起的“寻找270个傻瓜”好;不赞同它的“定价”——我认为捐款这事的价格弹性系数一定是高的,所以降低门槛、“薄利多销”才能效益最大化;不赞同它的策略——我认为强调捐款回报、会员权益什么的,根本就是南辕北辙。

不捐的理由还有很多。

捐款的理由则只有一个——

加入了AAED这个组织、加入了志愿者这群人,眼看着他们出钱、出力、出心血,眼看着他们矢志不渝、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眼看着他们用热情去温暖冷漠、用乐观去感染悲观、用希望去带动失望,不由得不感念一声“这是怎样一群创业者啊”,不由得不解囊助力,心方能安。

人生感意气,功名谁复论。

2

EB5不要太坑好弗啦。不管你后不后悔,反正我后悔了。

我家是2015年8月递的件,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钱卡是路人。进,进不得;退,退不成。进退失据、骑虎难下,一晃数载、逝水年华。

哀莫大于心死,于是,就当EB5已死。2018年中,我们不再关注EB5,决定另辟蹊径。2019年初,全家人转道加拿大,开始了漫漫的求学+拿枫叶卡之路。

直到那天,同是EB5投资人、同样转道加拿大的朋友发来一个链接,子女冻龄+提前登陆被写进了改革法案,EB5死灰复燃。然后大家都说这是AAED的功劳。我这才知道有这么一个组织。

真是它的功劳吗?它值得信任吗?有没有它的负面评价?传统媒体从业13年、新闻记者出身、拿过中国新闻奖、习惯于质疑一切探求真相的我,开始了一番小小的调查研究。

AAED成立于2018年中,6月18日,它在自己的第一篇公号文章里明确宣告:

AAED是在美国注册的非赢利性组织,该组织成立的目标是敦促立法和行政机构改革,解决EB-5排期问题。

此前,EB5不缺行业组织,有代言区域中心的,有代言开发商的,有纽约帮的,有乡村派的,它们都有钱有人有影响力,却为了各自利益吵闹不休,没谁去管深陷排期巨坑的中国投资人死活。而中国投资人群体据称至少有9万人之众,多年来贡献了全行业绝大部分资金。

直至AAED成立,中国EB5投资人方才超越了发推、发邮件、打电话,终于在立法和行政层面有了自己的专业的代言人,通过经年累月、持续不断的专业游说去为中国EB5投资人争取权益。直至今天,AAED仍是唯一,没有之一。

行业知名媒体“美国EB5一点通”在2018年8月12日的文章中记述了AAED的成立过程:

16年此时,认识了Jane Wu(吴娟),那个下午时差严重没能很好交流,只知道她在北卡夏洛特运营区域中心做房产开发。

当时,未能想到的是,今天她能独自挑起大梁,开始了密集的签证排期游说。

3月份,EB-5改革再次落败之后,行业内一些朋友们在探讨成立一个游说机构,为了签证为了排期,解决中国投资人当前的困境。

5月,Jane在北京介绍了成立AAED(美国经济发展联盟)的设想,在大家迟疑未决之际,她果断设立了AAED,聘用游客,并且在过去2个月里,与多位关键议员安排会面,进行了密集的游说工作。

AAED是我本人目前所了解到的,为了签证排期这单一目标最为积极努力行动的机构。

AAED发起人吴娟的身份不是投资人,而是房地产商和区域中心的老板,这让一些人心存疑惑。她公司的一位员工、也是AAED的志愿者,就曾在朋友圈这样写到:“最常被问到的是,你们背后有什么利益?其实我挺哭笑不得的。我们不过是最初为着对自家几十个投资人负责的态度,开始想要努力解决排期。”

在与投资人的公开交流中,吴娟是这样表示的:

如果区域中心或项目方短视,想要把投资人已经投入的资金永远的占为己有的话,那区域中心和投资人的利益就是相悖的。我个人认为,如果是注重长期利益的区域中心和项目方,是可以想明白这个问题的,应该要和投资人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这样才能够长期的经营。

其实最好的试金石就是S.386。

这一有利于中国EB5投资人的法案,毋庸讳言的,不符合其他一些群体的利益。有“移民诉神”之称的美国著名大律师IRA,就前脚收了数百名中国EB5投资人的代理费,代表他们向美国政府发起签证排期诉讼,后脚则公开宣布反对能够有效解决这一签证排期问题的S.386,令很多人心寒。身为房地产商和区域中心老板的吴娟,本应比IRA律师更强烈地反对S.386,她的许多同行就是这么做的。但是我们却看到,同时身为AAED发起人的吴娟女士选择站在中国EB5投资人这头,不仅公开宣布支持,还不遗余力去行动。

从一开始,AAED就是行动派,先做再说,甚至是只做不说,因为担心说会影响做。

同以往任何一次探求真相过程一样,我对AAED的调查研究,先是案头资料分析,然后是关键人物采访。

案头工作包括:我逐一浏览了AAED微信公众号发表的所有文章,EB5领域影响力最大、可信度最高的中文媒体“美国EB5一点通”对AAED的所有报道,EB5领域个性最强、颇具镜鉴意义的中文媒体“大侠的投资移民江湖”对AAED的所有指责,还有各大搜索引擎上关于AAED的很多信息。

采访工作包括:和AAED普通会员闲谈、同AAED志愿者会员交流、专访AAED财务志愿者(捐款收了多少?游说花费几何?十问AAED财务志愿者)、专访“美国EB5一点通”创办人(专访EB5Sir:EB5法案一定是任何人都不喜欢的那个样子)、采访了四家捐款中介代表负责人,目前正在采访游说公司负责人。

虽然这个关键的采访尚未完成——从1月19日拟就采访提纲起算,迄今历时已近两月,主要就是因为联络及翻译志愿者、游说公司负责人都担心说会影响做——但我已经可以用个人的背书来表达对AAED的充分信任。

因为,它从小到大近两年的时间,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就在那里。

图为AAED大事记,微言大义,推荐放大后细细浏览

我已经加入了它、成为了它,我就是它。

因为,AAED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全部由志愿者组成。发起人吴娟女士就是一号志愿者,其后是中介公司志愿者、移民律师志愿者、媒体志愿者,还有吴娟旗下公司员工志愿者,然后就有了我们这些投资人志愿者。

就是这样一群乌合之众,在艰难地负重前行。

3

就像我在“十问AAED财务志愿者”采访后记中所写,“现在正是立法博弈的关键期,AAED的费用支出不可能缩减,而它账上的资金撑不了几天”,财务志愿者最新公布的数字,仅眼前这俩月资金缺口就是6.2万美元。

2000美元家庭,270VS39;每月49美元的交费会员群,昨天还有171人呢,9万VS171,而今天就变成170了。

路转粉的我,曾经也是路人啊,却无论如何也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我总结,原因可能是“四不”:不知道、不认同、不信任、不舍得。

不知道——就像去年11月之前我就不知道有AAED这么一个组织,不知道它想做什么,又真的做了什么。

不认同——有些人因为不能接受S.2778中的预留条款,就反对AAED(AAED对预留条款的态度详见:AAED发起人就【EB5预留及冻龄问题】最新回应)。

不信任——原来我认为这是最关键的问题。

不舍得——现在我觉得这个问题才最关键。这也是我一直主张“薄利多销”的原因,捐2000元可能特别不舍,捐10元可能就无感了。

《捐款收了多少?游说花费几何?十问AAED财务志愿者》一文发表后,我专门发给同为EB5投资人的几位朋友看,动员他们“也捐款入会,为孩子、为自己、为大家”,我还在朋友圈发了只有他们几个能看到的我捐1000美元的照片。然后,最好的结果是,一位朋友捐了50美元。最坏的结果是,一位朋友说:“中介机构多捐是应该的,现在太少了。想让中国投资人捐款可就难了。”而另外几个朋友则假装没看见。

更让人气愤的,AAED会员从别的投资人群转来的质疑——有人非常认真地又截屏又圈重点、咔咔一顿计算然后声称AAED的账对不上。其实对不上的原因是,原文说“AAED从这些捐款中支出30.7万美金,其中约95%用于游说费用”,而他直接拿30.7万当作游说费用。这人质疑完公账紧接着又质疑私账,大意是,你们AAED好几个会员都曾宣称吴娟捐了60万,现在我从你们这文章里可没算出来那么多。

真不知这样的人是傻还是坏。

我当时就在AAED会员群里由衷地说:“有时真觉得我们这群EB5投资人活该被坑。”然后我在AAED志愿者群里又说:“尽人事、听天命吧。咱们都尽力,但吴总别再往里搭钱了。尽力之后,如果还是撑不下去,那就说明这个群体不配得救,就注销AAED呗。”

在给游说公司的采访提纲里,我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假如AAED后续资金枯竭,无法继续聘用你们,你们会给继续战斗的AAED什么样的建议呢?”因为我知道,AAED发起人吴娟不会轻易放弃,否则她早就放弃了;AAED的志愿者们不会轻易放弃,否则他们就不会想出270个家庭计划,还有紧接着的义卖活动。

所以最后,我只想说:并不穷困的EB5投资人们,希望你们主动了解AAED,在认同和信任的基础上,为了孩子、为了自己、为了大家,也捐一点钱、助一臂力。等到将来,您的孩子在美国做义工的时候,您还可以和他聊聊这段故事,这段“有光、有希望”,也有您的故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点击加入AAED会员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