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5法案一定是任何人都不喜欢的那个样子

作为EB5领域影响力最大、可信度最高的中文媒体“美国EB5一点通”的创办人,EB5Sir日前接受了AAED志愿者、前新闻记者来者可追的专访,以下为问答实录:


1st.

首先感谢您及您所创办的“美国EB5一点通”等媒体,长期以来为解决中国大陆EB5投资人排期问题所做出的努力。请回顾一下,您当初是怎样成为AAED秘书处志愿者的?

最早应该是在2018年的3/4月间,Grassley推动的最后一个EB-5改革再次破产。

当时的提案,就已经对现有中国投资人相当不利,有签证预留而没有任何解决排期保护超龄子女的条款。

这就是当时EB-5改革的现状,各个利益方只管对他们有利的事情,不顾他们的老客户死活。

Jane(编者注:此为AAED发起人吴娟)在当时有了成立自己的游说机构的想法之后,她与邢成Philip先沟通过,然后包括罗厚民律师、郑克印Kevin(编者注:邢、郑两位为中介公司老总)等我们做过多次沟通认为值得一做,我们便参与一起筹备此事。

在18年5月份的一次行业会议上AAED发起,但当时AAED的想法并未受到普遍关注,也并未得到资金支持。Jane说她自己先牵头,做出点名堂再看中国移民行业能否支持。就这样,AAED成立并开始推进了几个月,一直到18年的八九月份,我们几个受其感召,开始了在行业内协助推动的工作。18年11月移民行业会议后,多家中介捐款,并且然后Jun和Anna(编者注:此两位为项目方负责人)也加入AAED秘书处一起参与在行业内推广AAED的工作。

2nd. 

基于对行业的长期观察与持续报道,请问,您如何评价AAED诞生的意义?您是否认为它的诞生意味着,中国大陆EB5投资人突破发推、发邮件、打电话,终于在美国立法和行政层面有了自己的代言人以及专业的游说行动?

美国政治的一个特点是金钱政治,虽然不是唯金钱论但是没有实力是无法被关注的,这点在过去几年EB-5的改革博弈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要有话语权,就得有自己的游说发言人,否则你的声音根本传递不到国会立法议员那里。

AAED直到目前为止都是唯一公开运作代表中国现有EB-5投资人利益的游说机构。

意义不言自明。

3rd.

很多人都曾感叹“这是一个信任感缺失的年代”。请问,您对AAED的信任感是如何建立的?自始至终都从未有过改变么?

套用一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不盲目信任,凡事自我评判,才是正常社会的表现。

我们这个社会走过了盲从,走过了轰轰烈烈,当下的冷静清醒多元是值得鼓励的,虽然冷漠也相伴相随。

我了解AAED的发起过程,虽然没有参与一线的具体工作,但在秘书处时常参与AAED工作的交流沟通,自己参与的事没有什么信任不信任的问题。

4th.

AAED成立至今已经一年半时间了,作为最资深、最客观的行业观察者,在您的眼中,AAED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成果、诉求是否合理、策略是否得当?您对此如何评价?

AAED的目标是通过游说来解决排期问题。

最优方案,当然是能够增加EB-5签证。

但是,在AAED第一轮游说过程得到的反馈就是增加签证在现有大环境下没机会通过,只能退而求其次。

提前登陆和冻龄保护,就是次优目标,相对容易实现的。

在AAED的游说过程中,做了很多接触不同议员和政府机构的工作,个人认为无所谓策略得当对错的问题,这都是在学习在摸索。

目前,先达成次优目标的这个大方向,我是赞同的。

至于工作成果,次优目标已经进了S.2778提案这是第一步成果,最后需要落实下来,才是真正的成果。

困难还很大,反对声音也很大,也正因此,更需要各方的支持。

小时候读书,只知道任何题目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即所谓的最优解。等读大学了,才知道不是什么问题都有最优解,次优解也是解。

记得16年底那会,有个机构的说客对我说过一句话,原话记不得了,大意就是:EB-5法案一定会出台,只是出台的法案一定是任何人都不喜欢的那个样子。这是美国政治常态,任何人都想在法案中放入自己想要的条款,到最后能够得到通过的条款,通常都不是仅代表某一个团体利益的条款。

5th.

业内对S.2778存在争议,有人因为预留条款而反对它,也有人因为绿卡名额没有增加而反对它;有人认为“提前登陆”是靠牺牲投资人利益与“预留条款”交换而来,也有人认为S.2778破坏了本来更好的移民局新法规……在您一些文章的评论区,这些分裂与争议展示得最为充分。所以,作为业内影响力最大、可信度最高的中文媒体的创办人,能否请您再系统地解析一下这些问题,消除误解、以正视听?

正如前面所言,在我的观念里,各种言论都有的社会才是正常的社会。

有争议,有交锋,对事不对人,才是这个社会进步的表现。

个人而言,也许年龄关系,我不再会去试图说服别人,能做的就是把道理讲明白并因此找到那些认同你的人。别的人不认同就不认同吧。

各种言论,无论多么极端都有其市场,并由此筛选出不同的群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是这几年我在EB-5群体中所观察到的最有意思现象,挺好。

所以,下面的回答就当我自说自话吧:

    I. 美国的这些利益机构,只顾自身利益而不顾他们老客户(已经上船的投资人)的利益。

    II. 他们自己的利益是什么呢?

    纽约为首的大都市利益体,他们要求TEA和非TEA差价越小越好,以便新投资人还是优先选择他们。

    乡村利益体,愿意在差价上让步,但是要求有签证预留给他们的项目,以便招募那些排期国家的投资人。

    他们在这一点上,基本达成一致,各取所需。

   再退一步讲,签证预留造成的老投资人排期延长,对于现有EB-5区域中心玩家们也是有利的,他们乐见其成。

    III. 他们一定会推动国会的EB-5立法改革,因为移民局的新法规不满足#2中两方的利益诉求。因此,移民局的新法规只是暂时的,虽然对现有中国EB-5投资人有利,但是早晚会被国会今后的立法所替代掉。

   IV. AAED,在整个EB-5游说群体中,资历很浅资金匮乏,在无法改变彻底扭转乾坤的情况下,谋求提前登陆和冻龄保护,是不得已的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也是现实的选择。

    V. 签证预留,当然是对现有中国EB-5投资人的恶条款,而且基于个人对这些行业机构的了解,他们是希望签证预留给新投资人的以便他们招募新人。也因此,我赞同反对签证预留条款,但是光口头反对在微信上反对没有用,不管是通过推特、媒体还是游说,都需要采取实际行动。

    VI. 有人认为提前登陆是行业机构的阴谋,为了延长排期延长还款而给出的糖衣,这么想也不能说完全没逻辑。

    虽然,从他们的实力而言,根本不需要给什么糖衣。只管签证预留就好,管你什么提前登陆,中国人反对该签证预留又不会影响立法进程。你在美国国会一点声音都没有,如果没有AAED的话。

    事实上,提前登陆是行业机构能够接受的不伤害他们利益的条款。这也是,今年9月份我在上海见到某机构代表所表达的,如果他们不能推动增加签证缩短排期,那请他们支持把这条加进去。没有他们的支持,这条也进不了法案的。

    (插一句,当时那位机构代表就问我,说AAED代表中国投资人利益,中国投资人呢?声音呢?怎么没人出头呢?有投资人代表我们可以安排去见国会议员。。。我只能尴尬地解释中国的历史和现实环境使得我们没有出头发声的习惯。)

    现实情况就是如此,他们游说实力强资金雄厚,胳膊拧不过大腿,既要斗争又要合作。

6th.

在2019年年底,S.386闯关未成、S.2778搭车未果,令不少投资人悲观失望。请问您对未来前景如何判断?

S.386,不太乐观。从别人饭碗里抢东西吃,拖得越久反抗越强。

S.2778,到今年的9.30之前,个人认为可能机会不大了。但是一定还会卷土重来。

这对AAED是个挑战,游说时间轴要拉得更长了,资金压力更大了。

这对反对签证预留的中国投资人是个机会,还有9个月的时间,不知道能否组织起来反对该条款——违反最基本商业道德的条款。

目前来看,在美国的媒体,只听到右翼在疾呼S.2778的提前登陆条款给中国富人开后门,那签证预留条款将至少拉长30%的排期中间还没有任何保障,这个声音在美国是缺失的。

中国投资人自己不去行动而是光口头反对的话,过了9个月会发现一切还会在原点,不管是2778再来还是2888、2998,签证预留这一条是少不了。

7th.

AAED是为解决中国大陆EB5投资人排期问题而成立,并以这个群体代言人的身份游说国会,在激烈的立法博弈中尽力为他们争取权益。然而成立迄今,仅有不足200个投资人成为AAED会员。对此,您认为AAED哪些工作需要改善加强?您有无好的建议?对广大投资人,您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话?

是因为收费的原因,阻碍了投资人加入AAED吗?

对于国人来讲,我们不习惯参与公共事务,走出国门的华人群体也通常如此。

但是,在美国越是会叫的越有可能有奶吃。

如果不满自己的利益受损,还是得依赖他们的游戏规则行事,如果认同AAED的游说目标,还是应当积极参与进来。

8th.

请问,您认为AAED应如何团结更多中介公司和其他行业机构,在帮助受困于排期的投资人争取权益方面共同努力?

这是过去一年AAED秘书处一直在考虑的问题,我们还在继续努力,也希望AAED能与行业机构多进行交流。

在过去的一年多,已经有20多家机构为AAED捐款,非常感谢这些具名和不具名的机构。

目前改革战线拖得更长了,AAED更需要资金支持了。

希望中国的行业机构比起美国人而言,能够更多地替他们客户考虑,加入到支持AAED的队伍中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点击加入AAED会员群